欢迎访问天涯易读

易读整理版,只看天涯帖子的楼主或特定用户的回复!

天涯楼主更新时自动发邮件通知,再也不用紧盯天涯楼主更新!

易读整理后的天涯帖子楼主的TXT全文下载

阅读记号,下次阅读自动从记号处开始阅读!

      意见反馈 | 搜索 | 订阅 | 简版

  • 夜啤酒、老山城,风流早被波推潮吹去
  • 分享到:
    共134页 12345678910下一页
  • 【楼主】 作者:重庆第九  发表时间:2011-06-21 14:18:30  做记号
  •   东东哥说到逼,脸上笑兮兮。
      “......我不喜欢那种坚挺的、硬梆梆的。不是像摘早了没熟过芯的梨,就是像被蜂子蜇了莫名其妙硬上一大块的梨。喜欢那种饱满而略有下垂,垂而不掉,而且反翘的。换个角度,从女上男下这个体位侧仰倾斜45°看上去,就像是丁鹏反手自下向上撩起的圆月弯刀那一抹惊艳的弧线......”
      东东哥说到这,停下话来自个干了一杯“1958”。
      最后一口啜出了声,像一个太用力的湿吻到最后两根舌头不得不摆脱纠缠时的一声叹息。
      同桌的七个男人耐心地等着他。
      不认识丁鹏是哪个崽儿、搞不懂圆月弯刀的弧线怎么个惊艳法都不紧要,要紧的是东东哥接下来的话。
      错过了,才是真没眼水。
      “......大小最好是刚刚一把,恰恰一握,你捏在掌心,你心神一荡,你手指头一紧,那坨肉便跟着一抖,哇......”
      听众便也集体中了巫毒似的跟着“哇”了起来,如五百罗汉大雷音寺听我佛讲到天花乱坠处忍不住的那一声虔诚。
      “这才算极品的咪咪。”
      东东哥一仰脖又是一杯“1958”,又是很响亮的一声,不过这次听上去像是舌头纠缠上了奶头。
      豁别个豁不了自己,我晓得,这都是语境带来的幻象。
      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到无所忌惮地步的,只能是东东哥。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他。我二十一,水灵灵的九〇后;他三十八,去他妈的72年的老板凳。
  • 【楼主】 作者:重庆第九  发表时间:2011-06-21 14:21:00  做记号
  •   从西南医院体检中心往都市花园转下坡来的这家路边小店,此刻本正当值夜班的护士、义工、陪伴胡乱填饱肚皮就走的时候,平日里食客中像我这样耐看的花花和没我那么好看的草草多多少少还是有几棵的,今个纷纷被东东哥的一番淫论给惊走了。
      离席前留下的白眼里双双愤懑地写着的都是“流氓”或“臭流氓”、“老流氓”等字眼。收拾起来组合成一利器,强大到足够杀死这帮男人八次,一人一次。
      其中一个叫土狗的说:“东东哥,那些妹儿走的时候看你的眼神个个都像受惊了哟。”
      “受精好,比不育不孕好。”
      “耶,那边还坐起一个没闪的。”
      东东哥转过头貌似很潇洒的扫了我一眼,远远地,却远没有帅到震撼我审美情趣的程度,本小姐便又镇定地低下头来用唇舌继续戏弄那碗总也不肯冷却的米线。
      “美女,吃的啥子?”
      “酸菜米线。”
      “过来吃蘸水鱼噻。”
      东东哥在问,很嚣张;佘小妹在答,不散劲。不要鬼使,不需神差,我竟自觉自愿地端起半碗酸菜米线一路摇曳了过去,挨着东东哥身边坐下,从了他。
      他看看我,傻戳戳地笑。
      我看看大家,大家都在傻戳戳地笑。
      我必须,报以傻戳戳的笑。
  • 【楼主】 作者:重庆第九  发表时间:2011-06-21 14:25:00  做记号
  •   “别个都叫我‘东东哥’,小妹啷个称呼?”
      “别个都喊我‘佘小妹’。”
      一桌男人都在意味深长的坏笑,很黄很色的样子。土狗非要跳出来挑破这层纱,大煞风情,傻得有盐有味却自以为机灵:
      “小妹,是情色的‘色’还是色情的‘色’哟?”
      土货。我只用眼角余光小小地鄙视了他一把,懒逑理他。
      东东哥接过话来说:“土狗,你没有文化也不要往流氓脸上抹黑噻。晓不晓得东京有个区叫‘涩谷’?枉你QQ个性签名啥子‘早吃饭岛爱夜宿苍井空’。还有你喜欢的那个‘万人迷’陈好演的《粉红女郎》也是根据朱德庸的漫画《涩女郎》改编的?”
      土狗立马换了一脸膜拜的尊容,确实翻脸比翻书还快:“东东哥,你硬是文化人吔。我也想起来了,有个下毛片的网站就叫‘涩女郎成人影音’。”
      不可否认,当我于生活的百无聊赖与现实的千般打击夹缝中想追寻一点灵魂的小放纵的时候,听东东哥这些七〇后的老板凳们显摆他们那些调侃文化是有趣的,可我还是决定打住这个已经开始天马行空发散思维到了日本AV女优身上去的话题。
      “拜托,各位大哥,小妹我是《杨家将》里面那个‘佘太君’的‘佘’。”
      东东哥一脸严肃地双手端起面前的酒杯,眉宇间的神色让我想起了戴眼镜的姜文或者夏雨。演员啊演员,喜剧演员。
      “佘小妹,东东哥我想敬你一杯酒。这个姓太有文化了。”
      “东东哥,这杯酒你还是敬我祖宗十八辈嘛,确实不关我的事。”
      “好,先敬你祖宗十八辈的!”
      东东哥很中戏地装出一副隆重样,小心地把杯中酒往地下撒了一线。搞得小妹我心里一阵阵阴森森的发毛。算你狠。
      “这第二杯酒嘛,我还是想敬你佘小妹。”
      “凭啥子?”
      “就凭小妹肯赏脸过来陪东东哥喝酒。”
      “东东哥,你莫搞错了。我记得你是喊我过来吃蘸水鱼的哟,哪个说了要陪你喝酒的嘛。”
      “对头。我们先吃鱼再喝酒。这第二杯酒我个人干了。”
      东东哥在为自己斟满第三杯酒时突然把头往我耳边一偏,压低了嗓门温柔地说:“小妹,等会儿第三杯酒你啷个也要给哥哥一个面子啊。”
      听惯了他不羁的大嗓门,兀地低沉下来,我佘小妹虽没有张爱玲对胡兰成那般懂得起,也还是慈悲,顿时心里泛起了一汪精钢化为绕指柔的柔情来。
      “我不喝1958,我喝老山城。”
  • 【楼主】 作者:重庆第九  发表时间:2011-06-21 14:27:00  做记号
  •   够意思了,一口气整了三节,老九我要歇口气了,看哈儿反应再说。
  • 【楼主】 作者:重庆第九  发表时间:2011-06-21 14:54:00  做记号
  •   @农得很 2011-6-21 14:52:00
      强烈要求在更一节.
      -----------------------------
      兄弟,给你面子,再上一节!
  • 【楼主】 作者:重庆第九  发表时间:2011-06-21 14:57:00  做记号
  •   小妹我一言既出,满座男士神马也顾不上追了。东东哥甩手打个响指:老板,老山城一件,冰的!
      小店老板也是个耿直人,蛮粗粗的就是一句话甩了过来:没得老山城,只有国宾和1958。
      “那可不可以各人去买进来喝耶?”
      “可以。要收开瓶费,一块钱一瓶。”
      土狗把桌子一拍,吓得面前碗筷一跳,脸红筋涨的就准备发飙:我日......
      东东哥很大哥风范的一挥手,土狗,莫和这个逼人冒火,今天佘小妹在,我们要喝个高兴酒团结酒,开我的车出去买。
      要得,大哥说啷个整就啷个整。那个傻儿宝逼戳戳的......
      土狗从我眼前接过钥匙的时候,我瞟了一眼,好刺眼的BMW蓝与白啊。
      “耶,到底是东东哥还是宝马哥哟?”
      东东哥居然难得的有了些不好意思的表情:还不都是非诚勿扰马诺惹出来的祸,呵呵,浮云,浮云。
      “别个马诺又啷个了嘛,未必哪个妹妹硬是不想找宝马哥非要追个自行车哥嘛?追求财富还不是因为向往幸福,没得啥子见不得人的。一个想要,一个愿给,两心相许两情相悦两不亏欠,关旁边的人铲铲个事。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旁边的鸡儿梆硬。”
      我的话像一梭子AK47,打得这一桌子老男人苍白的内心弹孔累累。不晓得从曾几何时开始,说实话变的不像是美德更像是罪恶,见人说鬼话,见鬼说人话,看得见摸不着就开始说风凉话。小妹我要是愿意用这种方式说话,也不至于沦落至此路边野店,混迹于七八位大叔之列,唉,不摆了,不摆了,又勾起伤心事了。
      东东哥不愧是老江湖,他认认真真地听我把气出完了,再从头到脚地上下打量了本小姐一番,直看得我好不自在。
      “啥子嘛,东东哥,是看不惯还是听不惯嘛,小妹自觉得很,立马就闪。”
      “莫恁个。”他一只大手搭我肩上,稍一发力,硬生生地把我刚刚欠起半边的屁股又给摁回了原处,“佘小妹,哥听出来也看出来了,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 【楼主】 作者:重庆第九  发表时间:2011-06-21 16:28:00  做记号
  •   趁土狗哥买酒未归,小妹我就先给大家说说我的那点“故事”啊,醒醒瞌睡。
      佘小妹生于上世纪的1990年春,名符其实的九〇后第一代。土生土长的重庆人,从生下来到今天都住在高庙村,就是原来响当当如雷贯耳大号“火葬场”现在叫“联芳花园”的那个凼凼,老重庆都晓得。
      初二我妈老汉离了婚,我“被判决”给了老汉。依据是我妈在第一次法院组织的协调后已经失去了影踪,听别人说是去了东莞打工。于是,隔壁高大妈的小姨妹的第二个男人总是在我路过时别有用心地问我:佘小妹,你妈南下当干部好久转业嘛?
      我问老汉啥子叫“南下干部”和“转业”嘛?老汉是白马烤箱厂的电工,搞了一辈子的电,但一点也不来电,我都怀疑他是长期遭220V的交流电给触麻木了。说起我妈,从来只有简洁的两个字:“贱人”。其他的甚么也不肯告诉我。
      丑陋的现实是人生最好的自由式摔跤教练。
      用不了多久,我就学会了那些极具想象力的隐喻和暗喻。对于“东莞”这个城市的地理常识也理性定格为“性产业基地”。于是,我就一直打心里认定“打工”是件很“贱”的事情。最好莫要去做,做了就见不得人,只有各人宅起玩潜伏。
      初中毕业,老汉要我报考龙门浩职中,说毕业就可以马上工作。我说不,不想去打工。老汉没多说啥子。
      高中毕业,没上录取分数线,姑妈介绍我去新世纪百货当营业员,卖童鞋。我又说不,不想去打工。老汉这次火冒三丈:你个死丫头,不想打工想做啥子?未必想跟你妈一样嗦!
      我从来没恨过我老汉,但这句话的确伤了我的心。我也想咬紧牙巴像江竹筠一样不哭,可脸上早已横七竖八泪流纵横;我也想痛痛快快发一次小姐脾气,哪怕像孔二小姐那样也好啊,可一开口便成了杀猪般的嚎啕:
      “我啥子都不想,别个逗是想读书个嘛......”
      第一次见识了小女子眼泪的厉害。
      老汉当场就缴械无语了,远远地坐到沙发犄角边上开不起腔,整个人像被我那些不受控制的泪水蚀空了骨头一样,一副皮囊眼看就要滑到地上。姑妈答应借给她的鳏夫兄弟两万块钱,再加上老汉自己攒的两万块钱,就这样,四万块钱把我送进了重医卫校。
      为啥子要学医啊?
      你们莫问我。我老汉和他姐姐决定的,不关我事。有书读,不打工,我已经很满意了。
共134页 12345678910下一页
  易读助手
作者:重庆第九
首发:2011-06-21 14:18:30
更新:2011-12-07 14:51:00
点击:0
回复:0

  帖子列表



请认准本站域名:tianya66.com,凡不是此域名的天涯易读网均非本站。    投诉、删帖请点击进入
Copyright@2009-2010 TianYa66.com(天涯易读网) 黑ICP备10005164号-9客服支持QQ:283241084
    
执行时间:1.06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