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涯易读

易读整理版,只看天涯帖子的楼主或特定用户的回复!

天涯楼主更新时自动发邮件通知,再也不用紧盯天涯楼主更新!

易读整理后的天涯帖子楼主的TXT全文下载

阅读记号,下次阅读自动从记号处开始阅读!

      意见反馈 | 搜索 | 订阅 | 简版

  •   【金针戳破红气球】用《金瓶梅》穿透《红楼梦》的历史迷雾(更新中...)
  • 分享到:
    共3页 123下一页
  • 【楼主】 作者:淘书生  发表时间:2014-06-11 12:01:00  做记号
  •   

      楔子 严重的失衡——为《金瓶梅》遭受的不公正待遇鸣不平

      【山东快书】当里个当,当里个当,新店初开张,献上三炷香:一敬笑笑生,二敬曹雪芹,三敬竹坡张。三位老祖在上,一求宽恕俺的信口雌黄,二求保佑嘉宾满座超高点击量。当里个当,当里个当,三跪六叩首,开讲!

      话说明清年间,出了两本奇书,一曰《金瓶梅》——嘘,别笑,一曰《红楼梦》——哎,别腻。这两本书,恰似那一池春水养出的并蒂莲,说不尽那妖娆妩媚,说不尽那冠盖群芳。本来,按照划分,她们都属于通俗文学的范畴,面向的读者也都定位在平民大众,但二者的遭遇却有着天壤之别。

      一个登堂入室,红得发紫,受尽文人雅士和凡夫俗子的追捧——说的是《红楼梦》。另一个却担着“诲淫”的骂名,恍如那俏丽又不安分的寡妇,被迫退守在那深宅大院,未睹其面的轻浮之人都在讹传她那不堪的放浪,一睹真容的有识之士却只能在私下里传说着她那惊人的艳丽——说的自然是《金瓶梅》。笔者因着腔子里的一股不平之气久久郁积,便生出这一段闲闲文字,算是发泄,也聊以自娱。

      先说《红楼梦》,当下的“四大名著”之首,“红学”之源,显学。她讲述的故事嘛,早已是家喻户晓,就不再多余啰嗦了。她所衍生出的红学派别,早已是枝繁叶茂,据度娘说,有评点派、题咏派、索隐派、考证派、解梦派、辨伪派等等。按照笔者的理解,成气候的主要还是两派,索隐派和考证派。

      索隐派主要把《红》当成一本政治映射书或者宫闱秘闻书,什么顺治皇帝董小宛啊,康熙雍正政治斗争啊什么的。考证派呢,就是把《红》当成曹雪芹的自传体小说,探究曹怎么从一个豪门官宦子弟变成落魄文人,进而推断出皇权社会的必然崩溃等等。你说搞笑不?可人家说的头头是道,更是皓首穷经下了苦功夫,典型代表是号称“泰斗”的周汝昌和“新贵”刘心武。

      这两个流派,打个比方,就是江湖中传说的武当派与峨眉派,同宗不同流,时而切磋,时而争斗,但分工不分家,在吹捧《红楼梦》这方面可谓是殊途同归。是为笔者题中所说的“红气球”。

      再说《金瓶梅》,曾经的“四大奇书”之首,“金学”之源,隐学。她所讲述的故事,笔者在还得多叨叨几句。她发端于《水浒传》中“武二杀嫂”的故事,把配角西门庆和潘金莲(金)转正,加上李瓶儿(瓶)和庞春梅(梅)以及其他若干人物,描述了西门庆家族从壮大到没落的人伦、市井、官场三位一体的世情画卷。目前,对于她的研究,更多还停留在研究作者兰陵笑笑生究竟是谁的层面上,感兴趣的可以自行咨询博学的度娘。

      因为年龄、阅历以及兴趣爱好等等综合原因,或者说是缘分未到,笔者接触《金瓶梅》的时间要大大晚于《红楼梦》。读《金瓶梅》时,感觉跟《红楼梦》太像了。正在迷惑不解时,突然意识到,《金》成书早于《红》上百年,不由得狠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什么话这是!这不是好比面对一个老者说,你跟你孙子长的太像了吗?有这么夸人的吗?这不混账吗!

      当然,笔者原本没有那么高的悟性,这一切都得感谢张竹坡这位英年早逝的老前辈。若没有他的精彩点评——可与金圣叹对《水浒传》的点评媲美,笔者是断断领悟不到这里面的精彩美妙的。

      但《金》自成书之日起直到现在,一直遭受主流社会禁毁的悲惨境遇。在当下的实体书届,不仅足本难得一见,就是“阉割版”也属于限量发售。例如,齐鲁书社在1989年春季出版的足本,现在网上已经卖到两万块大洋之多。《金》就如同一位被迫落入风尘的绝色贵妇,她的深刻,她的风骨,只能在很小的业内圈子里被传颂、被膜拜。如果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同事朋友之间谈论她,招来的不是侧目就是哄堂大笑。而且,一些本该属于她的专利,却被强行剥夺并贴在了《红楼梦》身上。正是因着这股不平之气,笔者决意把她化为一枚“金针”,去戳破那个人造的“红气球”,还二者以本来面目。

      我想,这其实是一种尊重,对作者的尊重,对作品的尊重。

      下回预告:毁三观——从“宝玉挨打”看贾宝玉的男女关系
  • 【楼主】 作者:淘书生  发表时间:2014-06-11 12:03:38  做记号

  •   第一回 毁三观——从“宝玉挨打”看贾宝玉的男女关系

      众位看官,本回开讲前,劳驾诸位起立,向三位老祖——兰陵笑笑生、曹雪芹、张竹坡,深情三鞠躬……感谢感谢,请落座,开讲。

      关于《红楼梦》,鲁迅先生有过一段传为经典的评论:“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好吧,本回书中,笔者就客串一把为人所不屑的“道学家”,说说所看到的“淫”。

      对于书中塑造的贾宝玉这个人物形象,主流评论基本上是赞扬加维护,更不乏过誉不实之词,就我所知大致有:《红》讴歌了宝、黛、钗的爱情,是一曲反封建、反压迫的赞歌;贾宝玉不以科举为意,追求人性的自由,有着阶级觉醒意识;贾宝玉尊重女性,为女权代言,是民主和平等意识的觉醒者……总之,相比贾府的其他男性,宝玉是高贵的,就连他的那个“天下第一淫人”的诨号,也是褒义大于贬义的。

      例如,著名古典文学研究家(这个称谓有点暧昧,我宁愿直接呼他为“红学家”)吴组缃,在《论贾宝玉典型形象》中,就专门就“宝玉挨打”这段公案,为贾宝玉撇清辩白过。

      愚以为,这些评价,除了政治捆绑之外,还有就是受了考证派的“自传说”误导太深,不自觉地就“为尊者讳”了。从而,在某种程度上,曲解了曹雪芹的本来意图。如果再上纲上线地说,就是贬低了曹的创作才能——反正你写的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我们写不出,不是我们无才,是我们没有您老人家的丰富经历。那么,在曹雪芹的笔下,宝玉的原本形象又是如何的呢?

      这一次,笔者不自量力,也“关公面前耍大刀”,针锋相对地分析下这段公案,算是在方家面前现一把丑吧。如大家所知,曹雪芹通过安排宝玉“挨打”,生动鲜活地映衬出各色人等的不同性格,特别是又给袭人浓墨重彩地写下一笔,可谓是一段花团锦簇的文字。表面上看,宝玉是事件的中心,是主角,但从作者用意上看,他更多的是一个配角而已。但这一次,我们却要把宝玉当成重点研究对象。

      按书中所写,宝玉挨打的直接原因,是他私下结交当红小生琪官(蒋玉菡),并涉嫌窝藏,以致忠顺王府的人找上门,并且非常不友好地撂下一段话。这还不算,他的庶出兄弟贾环,又添油加醋地诬陷他害死了丫环金钏儿。好嘛,双管齐下,惹得贾政狠命打了宝玉一顿。

      似乎,宝玉很冤枉,贾政很糊涂。用现在的话说,青春少年追星不很正常吗?交换一下汗巾子,不就相当于要个签名吗?再说,金钏儿投井跟宝玉也没那么严重的牵连啊,不就是开了个玩笑惹恼了母亲王夫人吗?论说,也是王夫人的罪魁祸首才是啊?
      是的,《红楼梦》在文字处理上是相当“干净”的,涉及到男女之事,曹雪芹总是巧妙地一点而过。其实,这段公案,涉及到社会中人们不愿谈及的两个“灰暗世界”——丫环世界和男同世界。

      何出此言?亮出本回“金针”——《金瓶梅》之西门庆。

      西门庆不仅淫人妻女,连丫环都不放过,特别是自己家中稍有点姿色的,几乎被他“收用”殆尽。而他的妻妾,知道他“好这一口儿”,要么投其所好,要么睁只眼闭只眼。这透漏出一个信息,在富贵人家中,丫环不仅照顾主人的饮食起居,还得充当“性奴”。比如,京骂“丫挺的”,就是侮辱别人是“丫环生的”,刻薄又恶毒。

      好,让我们回到书中第三十回重温“金钏儿事件”。金钏儿跟宝玉不仅公然当着王夫人的面打情骂俏,而且还涉嫌诱惑宝玉。王夫人勃然大怒,打了金钏儿一个嘴巴子,更声言要将其逐出家门。按说,宝玉自从跟袭人“初试云雨情”之后,跟很多丫环打情骂俏“吃胭脂”,也有男女之事——比如在第三十一回里,晴雯拿宝玉洗澡取笑说事。这些事情,王夫人不可能不知道,但为何这次大动肝火?隐含的意思,非常可能,是贾政“收用”过金钏儿,也就是说在宝玉面前,金钏儿就有了“庶母”之实。宝玉可能不知道这个,但在王夫人眼里,金钏儿就有诱导自己儿子“乱伦”的大逆不道倾向了,所以,必欲逐之而后快。而且,这件事,也不能不跟贾政提及。这就埋下了贾政对宝玉严重不满的根子,这是其一。

      再对照《金瓶梅》说说“男同世界”。西门庆是男女“通吃”的,摆在面上的就是那个叫“书童”的小厮——《金瓶梅》就这点好,大道至简,叙事习惯明明白白,套用广告词就是“简约而不简单”。而且,西门庆在跟女人们偷期幽会时,也是喜欢弄个“汗巾子”之类。同理,宝玉跟琪官交换汗巾子,就是比较暧昧的事情了。

      这可不是我瞎揣度,有证据的。当年,宝玉跟秦可卿的亲弟弟秦钟,是明显有过“一腿”的。秦钟这个昙花一现的角色,其实就是作者特意为琪官而做的铺垫和过渡,也是一个典型的“男同”代言人——因着他,还带出薛蟠跟金荣的“一段儿”。顺便说个题外话,这姓秦的姐弟俩,在《红楼梦》中形象都不太好,难道是沾了卖国奸相秦桧的光吗?一笑。

      而且,这次宝玉招惹的可不是一般的“男同”,人家那是王府的人。在贾政眼里,这件事不仅传出去丢死人,而且是结怨豪强,弄不好还会给整个家族带来灭顶之灾。这才是贾政震怒的根本原因。内忧外患之下,贾政打了儿子痛在心头,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严父和一家之主,当着众人的面,严重失态了——“泪如雨下”。

      至此,宝玉的原本形象,我们也就有了一个大致了解。而揭去强加于贾宝玉头上的“伪洁”光环,也更有助于我们冷静客观地审视《红楼梦》的叙事结构,评判其文学价值。

      说到这里,可能有看官就不乐意了:你这人心理怎么如此阴暗,宝玉美好的形象就这样生生让你玷污了……我说,看官,我不过是还原了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本来形象而已。要说“玷污”,也只能是那个被“红学家们”吹捧出来的“冒牌美猴王”。

      接着这个由头,笔者还想质疑一下持“自传说”的考证派:曹雪芹会用这种方式来演绎自己和家事吗?如果说会,那他就成了转世法国前的卢梭,这部《红楼梦》也成了投胎前的《忏悔录》。依着我们“为尊者讳”的传统文化,我的判断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就得负责解释清楚,这部书又是怎么来的啦。

      请听下回分解:没那么神秘——从“可卿之丧”看《红楼梦》的叙事构架
  • 【楼主】 作者:淘书生  发表时间:2014-06-11 20:34:32  做记号
  •   @shoushouge 2楼 2014-06-11 19:27:06
      顶一个

      -----------------------------
      感谢您的光临捧场!
  • 【楼主】 作者:淘书生  发表时间:2014-06-11 21:33:05  做记号
  •   @黑背 4楼 2014-06-11 20:55:07
      楼主考证的不错!但是,贾政受用过的丫头,王夫人能随便赶出去吗?这个我很有疑问
      -----------------------------
      感谢您的支持!
      贾政“收用”过的丫头,王夫人要赶,肯定得征求贾政的意见,然后贾政就知道这件事了,埋下一个“根子”。
      然后,性子有点烈的金钏儿就想不开了。
      反正,从此之后,宝玉基本上就再也不打丫头主意了,再也不以“吃胭脂”为由强吻丫头了。
      跟一些男优也保持一定距离。

      说明,这顿打,起到了一定效果。
  • 【楼主】 作者:淘书生  发表时间:2014-06-12 13:30:28  做记号


  •   第二回 没那么神秘——从“可卿之丧”看《红楼梦》的叙事构架

      大约在2006年,央10频道“百家讲坛”栏目重磅推出了一出“豪门盛宴”:易中天品三国、于丹说论语、纪连海侃和珅、阎崇年讲清史、王立群读史记、马骏评二战名人……咱先不说这里面的功过是非,就看这件事办得吧,好事办得挺操蛋,非得弄到午睡时间播出,害得俺那段时间没睡好觉,都差点得了神经衰弱症。

      牢骚话打住,归入正题。其实,这里面哪,有一个跟咱今天话题有关的人物,怕混在众人堆里诸位看官不好辨认,就特意把他请出来了。对,有位嘉宾猜对了,他就是暴得大名的红学“新贵”刘心武刘老师——当当当当,掌声欢迎!从此之后,刘老师一改炸酱面的寒酸,高举“秦学”大旗,在一篇喧嚷声中阔步迈入红学殿堂的前排位置。

      毫不夸张地说,但凡对《红楼梦》稍微有点研究的,都绕不过“可卿之丧”这段公案(主要指第5回和第13回)。打个比方,这段公案是整个《红楼梦》大厦的四梁八柱,抽调它,整栋建筑就会轰然倒塌。也正因为如此,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分歧产生了——红学,就此分出索隐派和考证派两大支流,就如同书中那荣、宁二府。因此,也就有了红学界最大的气球,表面上看是两个,其实内部是相通的,无论哪边鼓吹,这个气球都会变大。

      从可卿的身世到可卿的死因、从葬礼的奢华到送葬人物的尊贵、从幻境判词到熙凤治丧、从贾珍的过于哀痛到焦大的醉骂,无不成为后世之人研究揣摩的对象。刘心武一手拿《清史稿》,一手拿原著,貌似独辟蹊径开创了“秦学”,当时也确实迷惑了不少人,当然我也能未能幸免。只是,后来,有点太忘乎所以了,忍不住狗尾续貂,结果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给足了他人笑柄,一世清名毁于一旦。“秦学”也自此后继乏人。可叹,可叹,闻者足戒。

      好了,今天主要目的不是落井下石拿刘老师开涮,其实是很正式地——咳咳,学术探讨,嗯,这个词儿比较装门面。刘的“秦学”,在笔者今天看来,不过是索隐派的又一个小分支而已,还是没脱离宫闱秘闻索隐的窠臼。

      而我的观点是,秦可卿没有那么神秘,她只是作者塑造的一个平常配角而已。虽然她挑的“担子”很重,但作者更多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干粗活的使唤丫头而已,在她本人身上费的笔墨、下的功夫,不仅比不上袭人,甚至连晴雯都不如。很叛逆是吧?很危言耸听是吧?别着急,请听我细细道来。

      应该说,是参加可卿葬礼的众多王公贵族,首先引起了刘心武先生的注意。接着呢,又是她房间的奢华摆设、带领宝玉游历幻境的行为、暗合人物命运判词的出现等等,于是乎,晃得刘先生满眼金星,一发不可收拾。

      笔者倒是以为,这可不是曹雪芹刻意去为秦可卿写什么,而是创作大型文学作品的一种手法。当然,这种手法不是他独创的,至少在他之前的《金瓶梅》里面出现过。
      当当当当,祭出本回第一枚金针——《金瓶梅》之李瓶儿。

      《金瓶梅》书中,从第六十二回到第六十六回,作者不惜大量笔墨,详细描述了李瓶儿的盛大的葬礼。同时,也把故事情节推上了最高潮。之后,整个故事描述就渐渐变成了冷色调,情节开始走下坡路,虽然有后来的西门升官“小阳春”,但也不过是迟暮夕阳的片刻返照而已。

      现在,诸位回顾一下《红楼梦》中秦可卿的隆重葬礼,不感觉有几分神似吗?
      继续回到《金瓶梅》。西门庆在整个葬礼中的表现,简直可以用“铁人下泪”来形容,这差点颠覆了他一贯的薄情寡义、铁石心肠的形象。要知道,西门庆不信鬼不信佛,天生一个煞星。自己的亲儿子(李瓶儿所生)被潘金莲害死了,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但李瓶儿死后,他却是如丧考妣,多次放声痛哭,并且超规格、不差钱地大操大办。还有一点是李瓶儿在活着时,动不动就提到她过世的老公公花太监。

      这一点上,再对比下《红楼梦》中贾珍的表现?贾珍跟可卿之间的暧昧迷雾,是不是与花太监跟李瓶儿有点类似呢?

      说到这里,我必须小结一下啦,那就是,秦可卿是李瓶儿是缩略版,贾珍是花太监的放大版,可卿葬礼是瓶儿葬礼的翻拍版。好,曹雪芹笔下的葬礼来源问题解决了,同时也就解决了可卿的生身之谜——她只是曹雪芹虚构的一个角色而已。

      接下来再分析可卿带宝玉游历幻境的桥段(第5回)。祭出本回第二枚金针——《金瓶梅》之吴神仙。

      在《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为西门庆一家进行了看相算命,用诗词划定了主要角色的命运走向。现在回头看看《红楼梦》中的幻境判词,就不需要过多啰嗦了吧。
      至此,作者赋予可卿的主要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但如何圆满打发她退场呢?正好,用她的死来给王熙凤一个展示才能的平台。王熙凤治丧的描写,巾帼不让须眉,既展现了她的高超才干,又无形中把宁国府边缘化——因为它里面大多是无能之辈嘛。

      从此,作者就腾出双手,大写特写发生在荣国府里的故事。这大概就叫“花开两朵,一虚一实”。这种手法,在我看来,与其说是什么一箭双雕,还不如说是水到渠成。因为有时候是作者推动情节,有时候就是情节推动作者啦,好作品往往就这样浑然天成。

      顺便说个题外话。前几天逛书店,笔者偶然看到了刘心武评点版的《金瓶梅词话》,顺手一翻,原来是“小白兔版”,于是就索然撂下了。笔者突然产生个疑问:不知道刘老师读过这本书之后,回想一下当初开创的“秦学”,是否会感觉耳根发烫?拜托诸位看官,有哪位跟刘老师熟,帮忙请教下哈,先谢过啦!

      也许还有看官纳闷:那参加可卿葬礼的王公贵族怎么解释?除了人情往来,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了吗?我的回答是,当然有。由于篇幅局限,笔者在此就不展开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回预告:死灵法师——从“护官符”看作者如何虚构故事人物
  • 【楼主】 作者:淘书生  发表时间:2014-06-13 12:15:05  做记号
  •   @shoushouge 7楼 2014-06-13 12:09:14
      你好,请问你对癸酉本怎么看?
      -----------------------------
      额,俺对文本的研究不深,不敢贸然评论。俺这次主要是从文章架构上分析对比,那些个文本个别字词的差异,在俺眼里,不影响整体构架。
      倒是对那些索隐的考证的,有莫大的吸引力
  • 【楼主】 作者:淘书生  发表时间:2014-06-13 12:17:25  做记号


  •   第三回 死灵法师——从“护官符”看曹雪芹如何虚构故事人物

      记得以前沉迷过一款单机游戏,名字叫做《暗黑破坏神Ⅱ》,相信有的看官不陌生。里面有个角色叫“死灵法师”,笔者特别喜欢,打死了妖怪就可以把它召唤成自己人,然后摆布着为自己效力,那叫个爽!这几天,笔者突然产生浮想,它不就是很多作家的同行嘛!我发现,有几位看官很邪恶地笑了,索性,我今天就把它比做成曹雪芹,比做成兰陵笑笑生!

      《红楼梦》第四回,经典桥段“葫芦僧判断葫芦案”,被写进了人教版中学语文教科书,变成了对万恶旧社会的血泪控诉。同时,峨眉、武当两大门派,也在这上面大做文章、挖金淘宝。打个不雅的比方,就像是那圣甲虫滚粪球——忙得不亦乐乎。我估计啊,曹老爷子要是地下有灵,他会笑个半死!要是现在谁学了他这一招,那就会赚得盆盈钵满。

      不信,您要是跟莫言老师、贾平凹老师、陈忠实老师关系铁的话,哪天拎着一瓶茅台五粮液灌蒙他们,套套他们去?——哎,别嫌破费,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流氓”,您要不下点血本,人家能把谋生秘诀透露给你?做梦去吧!

      闲话少扯,书归正传。话说葫芦僧拿出了一张“护官符”,上写“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这么一个关键的部分,我就纳闷:那个一向多嘴多舌的“脂砚斋”,怎么会一声不吭呢?若是金圣叹或者张竹坡尚在,依着他俩的脾气,绝不会空过的。至于说写什么,这个笔者可不敢妄加揣测,容易授人以柄,得吸取刘心武老师的惨痛教训啊。

      但在这里,本着明人不说暗话的文品,笔者的观点,还是要亮出来的。那就是,这“四大家族”纯属虚构,根本没有什么影射啊纪实什么的。曹老爷子在这里,想法没那么复杂,就是用这个来“码人”的,像死灵法师那样,召唤笔下的众喽啰。

      这多算50个字、精算4个字的“护官符”,构成了红楼大厦的地基、红楼话剧的舞台。这就叫举重若轻,大道至简,真正的大手笔。可以说,曹雪芹不愧为兰陵笑笑生的得意门生,真正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这里,请允许我提议,诸位看官起立,脱帽,向曹雪芹老前辈三鞠躬!

      不服是吧?好,瞧着:

      现在祭出本书顶级金针、博士生导师、终极BOSS——《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这就叫“王对王、将对将、无赖对流氓”。

      那么,在《金瓶梅》里面,兰陵笑笑生是怎么做榜样的呢?读过此书的看官应该不陌生,笑老用了“酒色财气”四个字,为了突出这一点,还专门跟西门庆取了个“雅号”——四泉(四全)。还是怕一些眼拙的读者,看不懂,又给西门庆安排了三泉(全)、双泉(全)、一泉(全)三名“泉”字辈哥们。然后,整部《金瓶梅》就开始围绕“酒色财气”四个大字,用或单举、或两两组合、或三三组合的方式,来码人、钩织关系、虚拟故事情节,最终的目的——劝人向善。

      说到这里,谁还敢说《金瓶梅》只是一本色情小说?谁还敢说《金瓶梅》一味“诲淫”?!

      请允许我再次提议,诸位看官起立,脱帽,向做好事不留名的、杰出的、古典人文大师兰陵笑笑生老前辈三鞠躬!向他的忠实读者、青春永驻的张竹坡先生三鞠躬!

      各位看官,请坐下再回想一下曹雪芹笔下的“四大家族”,他们何尝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交织在一起?红楼里面发生的故事,又何尝不是由这些关系衍生而出的?

      说到这里,笔者突然想起《易经》里的一段话:“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然后,八卦又衍生出六十四卦,再进行组合,基本就可以保罗万象了。这么看来,笑老和曹老还都深通易理,确实是顶级高手。

      也许,还是有看官会不服气:怎么能说曹雪芹是笑老的得意弟子呢?虽然出生有先后,单从才华上论,也该是并驾齐驱、称兄道弟才是啊?这个嘛,不好意思,节目尾声已经响起,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回预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从“叔嫂逢五鬼”看曹雪芹的宗教观
共3页 123下一页
  易读助手
作者:淘书生
首发:2014-06-11 12:01:00
更新:2014-06-22 12:30:20
点击:0
回复:0

  帖子列表



请认准本站域名:tianya66.com,凡不是此域名的天涯易读网均非本站。    投诉、删帖请点击进入
Copyright@2009-2010 TianYa66.com(天涯易读网) 黑ICP备10005164号-9客服支持QQ:283241084
    
执行时间:1.06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