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涯易读

易读整理版,只看天涯帖子的楼主或特定用户的回复!

天涯楼主更新时自动发邮件通知,再也不用紧盯天涯楼主更新!

易读整理后的天涯帖子楼主的TXT全文下载

阅读记号,下次阅读自动从记号处开始阅读!

      意见反馈 | 搜索 | 订阅 | 简版

  • [长篇]作家出版社2005年出版《跳槽》
  • 分享到:
    共7页 1234567下一页
  • 【楼主】 作者:深圳丁力  发表时间:2005-02-03 22:48:00  做记号

  •   1
      
      
      张绍康来深圳与兔子有关。
      兔子是人,不是动物。兔子的大名叫王逸。王逸是跟张绍康一拨分配到华东设计院的大学生,而且他们正好都是学耐火材料的,所以就分配在一个室——耐火材料室。
      王逸跟张绍康一起来设计院报到的时候,不叫王逸,叫王定兔。这个名字不好听,土,容易被同龄人嘲笑,甚至影响找对象,所以,来设计院不久,改了。但是没有全改,至少姓还没有改,另外,就是这个“逸”,与原名中的“兔”没有完全脱掉干系,算是对乡下父亲的一种尊重吧。
      张绍康跟王逸不但是一个室的,而且他们还住在一起。不仅单身的时候住在一个宿舍,就是结婚之后,单位的房子也分在一起。
      华东设计院的公房分配跟评定技术职称一样,完全是论资排辈。他们刚结婚的时候,单位分配的房子是“团结户”,就是两户人家合住一套房子。房间是分开的,但是厕所和厨房是公用的,用当时他们自己的话说,叫做“同吃,同拉,不同睡”,想不团结都不行。由于张绍康和王逸资历完全相同,又在一个设计室,所以,他们两家是“团结户”。
      后来,等单位盖新房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搬进了新房,腾出的三居室分配给普通高级工程师,普通高级工程师让出的两居室留给工程师,工程师留下的一居室就落到张绍康和王逸这样的助理工程师的头上,如此,他们才结束“团结户”的生活。
      张绍康和王逸之间的矛盾是从他们合住“团结户”的时候开始的,但是那时候“团结户”特别强调“团结”,所以双方都比较克制,彼此小心翼翼,矛盾并没有爆发,但是,到了一居室之后,思想放松了,矛盾也就逐步公开化了。
      
      华东设计院的一居室房子叫“飞机楼”。之所以叫飞机楼,并不是因为这栋楼真会飞起来,而是因为这栋楼原来是平房,后来年轻的大学生分配来的多了,现盖来不及,并且也没有地方盖,于是,院里决定在原来的平房上临时加一层。土建室的工程师们计算过了,加一层是可行的,既然加一层可行那就加一层,加一层符合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精神——多快好省。
      加是加起来了,加起来之后才发现上不了二楼,因为原来的平房结构中根本就没有考虑楼梯的问题。于是,钢结构室的工程师们提议在屋山头再加上一个钢结构的楼梯,虽然不好看,但是勉强可以供人上下,只不过钢结构的楼梯悬在屋山头,很像当时上下飞机用的舷梯。住一居室的年轻人虽然当时大多数还没有坐过飞机,但是在电影或电视里面见过,于是,年轻的助工们每次出入房间都有了一次类似上下飞机的经历,“飞机楼”由此得名。
      尽管是“飞机楼”,但毕竟是单门独户的一个家,比“团结户”好多了。正因为“好”,所以分配起来还有讲究,就是到底是选择楼上还是选择楼下的问题。院里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非常巧妙,就是凡是同一个室有几户的,就给他们楼上楼下搭配,相当于去火车站买车票,如果你正好买两张卧铺,售票员就给你上下铺各一张一样。这样,院里就把矛盾下放了,下放到由各设计室自己解决。张绍康和王逸他们室的主任比较公平,说张绍康夫妻俩都是本单位的,双职工,就由张绍康挑吧。张绍康晚上回去跟老婆商量,老婆说当然是楼上好,楼上干净。既然老婆说楼上好,那么就是楼上好。第二天早上一上班,张绍康就把老婆昨天晚上的意思向主任汇报了。但是,刚刚汇报完,从主任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老婆就把电话打来,说她们室的人都说了,还是楼下好,楼下安全。张绍康想不明白为什么说楼下安全,而楼上就不安全。难道小偷专门喜欢偷楼上,而不喜欢偷楼下?
      “你怎么这么不长脑子呀?”老婆说,“你不想想我现在的情况,天天上下‘飞机’合适吗?”
      老婆这样一说,张绍康就明白了。老婆怀孕了,怀孕的老婆挺了一个大肚子,天天上下钢结构的“飞机舷梯”,当然不安全,万一哪一天摔跤了怎么办?所以,住楼上确实是没有住楼下安全,而且安全问题当然比干净更重要,于是,张绍康又跑去找主任,说:我要楼下。
      “那不行,”主任说,“我已经对王逸说了。”
      “您再说一遍,”张绍康求主任,“就说您当时听错了。”
      主任不说话,摸出一根烟。张绍康眼疾手快,赶紧给点上了。点上之后,张绍康恬着脸说:“您说了,如果王逸不同意,我不怪您。”
      主任还是不说话。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只是把烟吸进去,又吐出来。
      “这样,”张绍康说,“福建三明的施工服务我去。”
      主任脸上活泛了一些,问:“当真?”
      “当真!”张绍康说。
      既然如此,主任就去对王逸说了。
      主任没有按照张绍康教他的那样说,也就是没有说是他自己听错了,如果那样,不是显得主任没有水平了吗?
      主任对王逸说:“福建三明的项目要派一个年轻的同志去,你想不想去呀?”
      “我不想去,”王逸说,“我老婆下个月就要生孩子。”
      “是啊,”主任说,“张绍康老婆下个月也要生孩子,你说怎么办?”
      “那也不行,”王逸急了,“房子住楼上楼下任他挑了,施工服务总不能还照顾他吧?”
      “是啊,”主任说,“我刚才也是这么想,总不能什么事情都照顾他吧。”
      “就是。”王逸说。
      “那么这样呢,”主任说,“干脆房子让你住楼上,福建那边的施工服务你去。”
      “不行不行,”王逸说,“我宁可住楼下,也不去福建施工服务。”
      主任想了想说:“实话对你讲,房子我已经替你做通工作了,他同意住楼下,让你住楼上。”
      “那也不行,”王逸说,“反正我不能去施工服务。”
      主任又想了一想,仿佛是下了非常大的决心,说:“行!就按你说的,房子你照住楼上,三明那边的施工服务我再做做张绍康的工作,压着他去。不过,你小子可记着,这次我是为你兜着了,你可不能在施工图上给我含糊。”
      “是!保证!”王逸说。说着,一个立正,向主任敬了一个礼。跑了。
      后来,王逸就住在了楼上,张绍康就住在了楼下。
      住上去之后,王逸才发现上当了,主要是“飞机楼”没有设计专门的垃圾箱,所以住楼上的人家每天处理垃圾有点麻烦,需要专门一趟一趟地送到楼下,非常不方便。特别是王逸家,老婆正好坐月子,垃圾本来就多,而且来照顾老婆月子的老母亲是农村人,根本就没有城市人处理垃圾的概念和经验,所以,就经常直接把垃圾往楼下扔。当时张绍康的老婆也在坐月子,他的老母亲正好也在照顾儿媳妇的月子,老太太不愿意了。老太太先是对张绍康说,见效果不明显,于是又拦住王逸说。王逸嘴上硬,不承认,但是回去还是跟自己的母亲讲了。王逸对母亲讲过之后,母亲果然注意许多,但是,时不时地还是来点天女散花。终于,有一天,两个老人吵起来了。王逸的母亲说不过张绍康的母亲,不但说不过她,而且旁边的人大都也都指责王逸的母亲不好,毕竟,在设计院这样的单位,是容不得天女散花的。老太太理屈词穷,非常生气,使出杀手锏,说:你们再这样,我就告诉我儿子。旁边的人笑了,问:告诉你儿子能怎么样?老太太说:我让我儿子给你们穿小鞋。旁边人糊涂了,不知道她儿子王逸怎么样能够给他们穿小鞋。
      “我儿子是工程师!”老太太说。那口气,比在村里面吵嘴的时候说“我女婿是乡里管计划生育的干部”还要自豪,还要底气十足。
      王逸的母亲这样自豪和底气十足是有根据的,因为王逸当初考上大学的时候,是乡长亲自把录取通知书送下来的,王逸走的时候,他们乡又打锣敲鼓送他去的县里,给母亲的感觉,是儿子王逸比乡长的官大,大多了。现在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了,并且当上了工程师,哪怕是助理工程师,那也一定是个比乡长更能给人穿小鞋的职务。但是,这句话在周围的人听起来,就相当的好笑,事实上,当时也确实引起了周围人的哄堂大笑。设计院,除了少数后勤人员之外,哪个不是工程师?于是,旁边就有一位告诉老太太:在设计院,工程师就等于你们乡下种田插秧的。
      老太太不信,当然不信,难道打锣敲鼓送去上大学,回来之后就相当于种田插秧的?老太太纳闷了一下午,晚上等儿子回来,问儿子。王逸一听,马上就明白了,明白下午为什么那么多人见到他喊他“工程师”了。明白了之后,就认为自己出丑了,而且是非常出丑。说实话,王逸还从来没有这么出丑过。
      这件事情的影响还没有被人忘记,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更让王逸丢丑,至少他自己认为更丢丑。
      这件事情就是评定中级职称。也就是评定王逸母亲说的“工程师”。
      大约是故意制造竞争气氛,华东设计院评定中级职称是分批的。所谓分批,就是同一拨分配来的大学生并不是在同一时间评定中级职称,而是要分先后。具体到他们耐火材料室,就是头一批只能从张绍康和王逸两个人当中评出一个定工程师职称,而另一个则要等到下一批。说实话,这是一件非常为难的事情,因为谁都不愿意落后,谁落后了,肯定是相当丢面子的事情,而知识分子,不就是要一个面子嘛。
      事实上,张绍康和王逸两个人的资历完全相同,实际工作成绩上也很难分出高低,所以,主任表现出了高姿态,向院里表示:要么,给我两个指标,两个人都上;要么,干脆一个指标不要给我,我全部等到下一批。按说,要两个指标是不可能的,一个指标不要总该行吧。不行。院长说不行。说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分出高低,就是要形成竞争机制,如果你们室两个都上或两个都不上,那么还怎么体现出竞争?主任很想说这是故意制造矛盾,但是他没敢说,既然不敢说,那么只好回去硬着头皮“评”。评到最后,张绍康上了,王逸要等到下一批。张绍康上的理由也非常简单,因为他参加施工服务的时间比王逸长,具体地说,也就是长在福建三明的这次施工服务上。
      王逸火了,找主任说理。主任解释了半天,王逸仍然不服。
      王逸问:“施工服务时间长短也能作为评定职称的依据?再说,他去三明做施工服务,我也没有闲着呀?天津热带是谁做的?扬中板材是谁做的?常州钢铁厂的锻造炉改造是谁做的?”
      主任知道王逸委屈,但是既然已经这样了,就绝不能说软话。主任说:施工服务时间相当于大学老师的讲课时间,也相当于医院医生的临床时间,当然应该作为职称考核的指标。
      王逸气得脸色像高铝耐火砖。
      此后不久,王逸就下海了。关于王逸下海的原因,有人说是上次他母亲说“我儿子是工程师”的缘故,也有人说是没有第一批评定中级职称的缘故,还有人说是王逸自尊心太强过于敏感的缘故,但是不管是什么缘故,王逸下海了。
      王逸走的时候,跟院里闹得非常僵。刚开始是跟室主任闹,后来是跟人事处闹,最后是跟院长闹,闹到最后,院里把他的档案卡住不放,就让他那样成为“黑人”走的。至于职称,王逸走的时候倒是已经定了,但是只是下了一个院里的红头文件,并没有颁发正式的职称证书,事实上,那时候院里也基本上不给任何人颁发职称证书,仿佛是院领导有先见之明,知道这些小子们早晚要走,能捏在手里的东西就尽量捏在手里,王逸这样一闹,当然是永远不打算给他发什么职称证书了。
      王逸下海大约一年之后,回到设计院。王逸这次回到设计院,是院长亲自接待的,因为他是给设计院带业务来的。这时候的设计院已经事业单位企业化,需要自己养活自己,而一旦需要自己养活自己,那么能带来业务的就是大爷。大爷来了,院长能不亲自接待吗?
      其实不仅院长待王逸热情,整个设计院的人待王逸都热情。待王逸热情的原因还不仅仅是他给设计院带来业务的原因,如果那样,那也太小瞧这些知识分子了,毕竟,王逸带了的业务所创造的效益摊到两千名工程师头上,还是微不足道的。大家待王逸热情,是因为这些人从院长待王逸的态度,看到了自己的价值,是那种墙里开花墙外香的价值。特别是那些在墙里不香的工程师或助理工程师,自认为在设计院受到了像当初王逸一样的不公正对待,通过王逸的衣锦还乡,一下子找到了证明自己价值的最好范例,所以,见到王逸比见了海外华侨还热情,更有几位直接向王逸打听深圳这边的一些情况,就差没有说“把我也带去”这样的话了。其实说与不说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在一次宴席上,王逸公开地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各位放心,到深圳来找我。听口气,仿佛他已经是老板了。
      王逸后来果然就真成了老板了。
      两年之后,王逸再次回到设计院。这次王逸回来的目的没有上一次那么明确,但是身份却明确多了。一看就是老板相。头发烫了,烫成了卷发,像非洲人。另外就是脖子上戴了一个又粗又大的金项链,并且这种金项链跟内地人戴的金链子明显不一样,具体表现就是它实际上并不是链子,而是一个一个金珠子,显得特别的沉重。尤其能表现王逸老板身份的是他说话,王逸这次回来说话粗声大气,先声夺人,一副爆发户的架势,如此,院里人都相信,王逸发财了。
      “发财不是目的,”王逸说,“主要是想做点事情。”
      说着,王逸开始给人发名片,名片上写着:深圳深宝装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王逸工程师。在当时,法人代表就是老板的意思,比如像设计院,过去书记是一把手,后来搞法人治理,院长是法人代表,院长就是一把手了。一把手就是能拍板的人,而且老是能拍板,所以,所以就是“老板”。
      大约是王逸下海五年之后,华东设计院已经彻底地企业化了,因为原来主管华东设计院的国家部委都被改革掉了,谁还会养它?所以,不仅企业化了,而且地方化了,由原来的部属设计院变成了地方设计院,可惜这个地方太小,根本承受不了一个拥有两千多名工程师的大设计院,于是,地方上表现出了务实的态度,拱手将设计院下放给了当地的钢铁公司,而钢铁公司本来就有一个设计院,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小设计院”。然而就是这个“小设计院”,也任务不饱满,再接受一个大设计院怎么弄?最后,慑于地方上的压力,勉强接受了一个改革方案——让“小设计院”兼并大设计院,但对外继续保留大设计院的品牌。本来小设计院的人在大设计院的人面前是矮一等的,现在儿子突然被宣布成了老子,兴奋得整个小设计院像过年。过年之后,清醒过来,觉得老子不是那么好当的,至少,要给儿子饭吃。但是,小设计院的人本身就吃不饱,哪里顾得上突然之间收养的一个肚子比他自己还大的儿子?最后,出路当然还是依靠改革,第一项改革就是人员精简,凡夫妻俩都在设计院的,必须下岗一个。
      单位的这项决定看似合理,其实是制造夫妻矛盾。至少是制造了张绍康跟他老婆之间的矛盾。关于他们俩当中哪一个下岗的问题,张绍康跟老婆商量了几天,也没有达成最后的意见。
      按照张绍康的意见,老婆下岗,老婆下岗之后还可以在家相夫教子,而张绍康一个大老爷们,下岗之后做什么?再说,这时候的张绍康已经提拔为耐火室的副主任,相当于副处级,大小是个领导,下岗了不是可惜了?
      “中国的政策是说不定的,”张绍康说,“今天下岗,说不定明天又上岗。只要我在这个岗位上,大小是个领导,到时候就能说上话,能替别人说话。既然能替别人说话,那么就肯定会有人主动替你说话,这叫官官相护。所以,留着我在岗等于是留着青山在。”
      老婆的意见正好相反,老婆认为应该她留在岗位上,张绍康下岗。只要她留在岗位上,家庭就有了保障。女同志毛病多,一旦下岗,再有个病什么的,不是很麻烦?
      “你是个男人,”老婆说,“大小还是个领导,即便下岗,也总有办法。”
      “还是你下岗。”张绍康说。
      “还是你下岗。”老婆说。
      张绍康突然想起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东西,这还没有大难临头呢,就各顾各了?
      “我下岗了,你让我干什么?”张绍康问。
      “干什么你总有办法,”老婆说,“你总不能连兔子都不如吧?”
      老婆最后这一句话起了关键作用。是啊,张绍康想,我不能连兔子都不如吧!于是,为了证明自己“如”兔子,张绍康下岗了。
      
      
      
      2
      
  • 【楼主】 作者:深圳丁力  发表时间:2005-02-04 00:40:14  做记号
  •   谢谢!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深圳的烟头,今天才知道不是,因为烟头现在正在山沟里,上不了网。
  • 【楼主】 作者:深圳丁力  发表时间:2005-02-04 12:55:14  做记号
  •   2
      
      
      张绍康下岗之后就来到了深圳。事实上,无论头先下海的还是后来下岗的,从华东设计院出来的人,大多数都到了深圳。当然,这些人都来深圳与王逸在深圳有关。所谓与王逸有关,并不是说这些人都是投奔王逸去的,实际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投奔王逸,之所以说与王逸有关,主要说是与王逸的示范作用有关。由于王逸以前在华东设计院是“工程师”,是“兔子”,属于不得志甚至是被人瞧不起的角色,所以,他的成功反差巨大,给了设计院的人这样一个印象——深圳是能改变人的命运的地方。既然如此,当他们的命运需要改变的时候,或者被迫需要改变的时候,当然就首先想到了深圳。比如张绍康,张绍康下海之后本来是可以去上海的,去上海离家近,而且关系也广一些,但是,一想到王逸那个神气劲儿,张绍康就不服,就想比试比试,想着王逸都能做到的,我张绍康一定能够做到,而且做得更好。如此,张绍康当然选择深圳。
      张绍康来深圳虽然比王逸晚几年,但是,起点却比王逸高。首先,王逸当初下海的时候,除了有一张大学毕业文凭之外,什么都没有,而张绍康不一样,张绍康来深圳的时候,不仅是高级职称,而且还是副处级干部。在张绍康看来,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的国家,只要是官,不管是哪里的官,总是可以得到诸多方便和照顾的。其次,王逸来深圳的时候,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自己找工作,到处找工作,到处碰壁,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跟盲流没有多大差别,而张绍康不一样,张绍康一来,准确地说张绍康还没有来,就已经找好了关系,来了就有工作,并且是管理工作,所以,张绍康的起点比王逸高。
      张绍康是通过佛山的一个朋友介绍进入裕隆铝型材厂的。佛山的朋友叫蔡国雄。蔡老板以前做陶瓷建筑材料,跟张绍康他们的专业有关系,头二年张绍康在华东设计院担任耐火材料室副主任的时候,跟蔡老板有过业务联系,二人合作得蛮愉快。当时,蔡老板还打算高薪聘请张绍康去佛山发展,但当时张绍康刚刚被提拔为副主任,并且提拔了之后,马上就参加了市委组织部组织的处级干部“三讲”学习班,顿时感到自己已经是“处级”了,想到老父亲革命了一辈子,只是到了离休的时候才勉强享受处级待遇,更加感受到自己的前途无量,哪里肯去给私人老板打工?所以,一口回绝。谁知山不转水转,这才两年的时间,张绍康就找上门了。张绍康找上门之后,蔡老板就感到很为难,因为他已经不做陶瓷材料了,而改做塑材门窗,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把以前的资源优势转化为资本优势和技术优势,这样,张绍康的专业就用不上,即便再聘用张绍康,也不可能支付当初许诺的那种高薪水。蔡老板当初许诺的的高薪水是给本专业的专家型副总准备的,所以不能给张绍康,可是,毕竟当初说过,现在如果聘用了张绍康,但是却不能支付当初说的那个薪水,肯定有说话不算数的嫌疑,与其这样,还不如干脆推辞。在蔡老板看来,张绍康是个非常有身份非常要面子的人,只要他稍微表示一点为难,张绍康肯定就知趣地说:“算了,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但是,这一次蔡老板想错了,这一次在蔡老板表示为难之后,张绍康并没有说“算了”。
      张绍康说:“没关系,其实耐火材料也属于建筑材料,只要与建筑材料有关系的基本上都可以搞。再说,我这几年主要是做管理工作,如果有管理方面的职位也行。”
      张绍康这样一说,蔡老板就知道不好推辞了,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不聘用他的决心。最后,借口他的工厂主要在佛山,离深圳蛮远,把他介绍到深圳一个朋友的工厂里,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这个裕隆铝型材厂。
      蔡老板在给裕隆铝型材公司的黄老板推荐张绍康的时候,当然没有说出他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只说是张绍康自己不想去佛山,想来深圳,并且说张绍康是个人才,是高级工程师,是处长,等等。总之,最后的结果是裕隆铝型材公司的黄老板同意聘用张绍康来他的工厂工作。
      不要小瞧这个“同意”,在深圳也是相当不容易的,因为按照深圳的惯例,不见到本人一般是不会随便答应聘用的。
      不知道是蔡国雄的面子大,还是在黄老板的眼里,大陆的“处长”是个很神通的人物,总之,黄老板不但答应聘用张绍康,而且安排他做中层干部,具体地说,就是安排他当正在筹备中的销售部负责人。
      现在人们知道,销售部门在企业中的位置相当重要,生产是为销售服务的,要么怎么说“以销定产”?但是,当时的人们不知道,象张绍康这样的“处长”都不知道。当时在张绍康看来,这个所谓的销售部负责人跟当初夹着个包求他们设计院向建设单位推荐耐火砖的乡镇企业推销员没有什么两样,是个一天到晚低三下四点头哈腰求爹爹拜奶奶的角色。这算什么“管理岗位”?张绍康想。想归想,但还是来了,不来怎么办?前面说过,张绍康学的是耐火材料专业,在华东设计院,这是一个辅助专业,比如设计院承接了某钢铁厂高炉设计任务,高炉内衬耐火材料的选择和设计,就落实到张绍康他们头上。不要小瞧这个辅助专业,在专业的设计院也是不可缺少的,还是以高炉为例,在高炉内部不同的部位要选择不同材质的耐火材料,一点都不能错,选择好了之后,还有一个设计施工的问题,设计的不合理或施工方法不正确,一点火,热胀冷缩,把炉子绷裂的情况也是有的,或者没有绷裂,但膨胀缝留大了,漏铁水,同样是大麻烦。这里面学问大着呢。但是,张绍康的这些学问到了裕隆公司就没有多大用途,裕隆公司的主要工艺属于压力加工,与张绍康的耐火材料专业相差比较远,虽然裕隆公司也有加热炉,并且加热炉里面也有耐火材料,但这种加热炉是属于铝型材加工成套设备当中的一小部分,而且这一小部分比较耐用,从来就没有坏过,即使偶尔出了故障,也多半是电子自动控制系统出了毛病,与加热炉内衬耐火材料无关,如此,张绍康在裕隆公司就不可能再从事专业技术工作,而只能从事管理工作。所谓管理工作,也就是负点责任的工作,比如某个部门的负责人,但在张绍康来到裕隆公司的时候,公司的每个部门都已经有负责人了,总不能把一个做得好好的熟手炒掉,换上他吧?也就是这个销售部,正打算筹建,还没有负责人,让张绍康担任这个部门的负责人,也算是最可行的安排了。
      其实黄老板安排张绍康做销售部负责人是有考虑的。裕隆铝型材公司是外资企业,准确地讲是来料加工企业,两头朝外,相当于是香港企业在内地设了一个加工厂。说白了,就是香港企业利用大陆地皮便宜,人工费用低,环保要求不严格这些条件,把劳动密集型污染严重的生产车间建设在大陆,这样能降低他们的生产成本防污染费用。凡是这样的企业,都是原料从外面进,加工成产品在运出去外销,由于国内和香港那边的原材料及产品的价格有一定差别,所以这种来料加工企业的产品是不能内销的,否则就是变相的走私。但是后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快,大陆中国的原材料和产品的价格与国际市场日益接轨,这种限制越来越宽,加上黄老板跟大陆方面各位处长局长关系融洽,有人给他出主意,让他随便拉一家国内企业做股东,重新设立一个中外合资企业,这样,生产的产品就可以部分内销,而且,只要缺口打开了,再跟有关方面的处长局长关系到位,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内销比例适度放也是完全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就必须有一个销售部,专门面向中国大陆推销自己的产品。本来这件事情可能还没有这么快,或者说要等其他方面的关系理顺之后才成立销售部,但既然蔡国雄请他帮忙,要他给大陆的一个“处长”安排工作,黄老板一听“处长”,立刻就把张绍康跟海关的王处长,税务局的李处长,还有公安局的孙处长划了等号,属于天大的官,人才难得,当然同意他来,并且打算委以重任。在黄老板看来,让他管销售就是最大的委以重任,这样的重任,让大陆的一个“处长”来做最合适。
      这些情况,只有黄老板自己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因为事情还在筹划当中,各方面的关系还没有理顺,计划中的中外合资企业也还没有注册,所以黄老板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张绍康来报到的时候,黄老板只跟他说了一句话:你先熟悉情况。
      张绍康是听话的,按照张绍康当时的理解,老板就是领导,在深圳听老板的就相当于在内地听领导的,既然领导要他熟悉情况,他就先熟悉情况。
      
  • 【楼主】 作者:深圳丁力  发表时间:2005-02-05 18:58:04  做记号
  •   谢谢!我怎么给你?封面这里挂不上,你给一个电子信箱,我发送给你。
  • 【楼主】 作者:深圳丁力  发表时间:2005-02-05 19:00:21  做记号
  •   张绍康虽然是听话了,但熟悉情况的工作并不顺利。主要所谓的销售部暂时就他一个人,手下没有兵,而当领导的如果手下没有兵,那么他就只能自己领导自己,更重要的是老板没有当众宣布张绍康是干什么的,因此没有人配合他。他刚来,人生地不熟,手下没有兵,再没有其他部门的配合,无论做什么都肯定不会顺利的。
      为了尽快熟悉情况,张绍康沿用过去的经验,准备先做案头工作,遗憾的是公司里面并没有资料室,这项工作根本没有办法开展。张绍康想到了找人聊,但大家似乎都很忙,而且彼此之间态度冷漠,各做各的事情,人与人之间不象过去国营单位那样热情,哪怕是虚假的热情也没有,搞得张绍康想找人聊天都开不了口。最后,张绍康不得不深入群众,直接向工人了解情况。
      实践证明,张绍康的思路是正确的。虽然没有人介绍,但是工人看他住管理人员宿舍,而且在小餐厅吃饭,就知道他是管理人员,因此对他比较尊敬,当张绍康主动与工人们接近的时候,工人也能笑脸相迎,并且有问必答。
      这里还要说明一下,裕隆公司的宿舍和餐厅是等级分明的,这一点跟内地国营单位完全不一样。比如吃饭,有三个餐厅,大餐厅,小餐厅和小包房。大餐厅和小餐厅的关系,相当于过去闹钟和手表的关系,小的比大的金贵。大餐厅是工人餐厅,跟内地工厂的工人食堂差不多,工人排队买饭买菜,熙熙攘攘,吵吵闹闹,伙食一般;小餐厅是管理人员餐厅,八个人一桌,象内地招待兄弟单位的客人,或者象在内地的时候开会吃包伙一样,不用说,伙食比外面大餐厅要强许多,比张绍康在家里吃的还好;包房是香港人吃饭的地方,门是关上的,吃什么自然没有办法看见,张绍康也没有厚着脸皮闯进去看过,但凭想象也知道比他们小餐厅的标准高,大约相当于在内地的时候院长招待冶金部来人的标准吧。如此,张绍康在裕隆公司是什么地位,工人们一看便知。
      别说,张绍康还真从工人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但这些情况并没有给张绍康留下好印象。比如关于外资企业职工的素质,张绍康原以为深圳外资企业工人的素质肯定比内地国营企业高,通过了解,他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正好倒过来。内地国营企业工人大部分是高中毕业,而且从小生活在城市,甚至直接生活在工厂,对工业生产早有认识,不陌生,如果是从小生活在农村的,那么也一定是中专或技校毕业生,素质更高,加上前些年流行上“五大”,即电大、夜大、函授大学、职工大学和联合大学,毕业出来的工人越来越多,不能全部转干,大专毕业生当工人使用的在内地的国营单位也不罕见,更提高了内地国营企业职工的整体素质。但是,裕隆公司不是,裕隆公司的工人绝大部分是直接从农村上来的,初中毕业的都很少,即便有几个是手里有初中毕业文凭,也大多数是假的,更主要是当时深圳有一个土政策,优先录用本省民工,否则不予办理暂住证,这样,外资企业挑选工人的范围就相当小,只能不加选择地接收广东本省的农民,其素质之差,有一个例子可以证明。
      这一天张绍康和一群女工聊天,大约是张绍康太没有架子,跟工人完全打成一片,工人们对他也就比较随便,聊到高兴时,一个女工问他会不会讲白话,张绍康知道“白话”就是广东话,他不会,所以老老实实地回答“不会”,女工又问他会不会说潮洲话,张绍康仍然说不会,女工说:“我知道了,你是客家人。”下班之后,竟然有几个客家妹来张绍康宿舍,跟他认老乡。张绍康刚开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原来这些女工认为整个中国只有三种人——要么是说白话的,要么是说潮洲话的,要么就是说客家话的。在这些女工看来,既然张绍康既不会讲白话,也不会讲潮洲话,那么当然就是客家人了。考虑到他是在小餐厅吃饭的管理人员,而且厂里的客家人相对较少,需要互相关照,所以,有几个客家妹来攀这个“老乡”也就不奇怪了。
      明白之后,张绍康先是哭笑不得,后来是深深地震惊,最后竟然产生一种强烈的失落感。
      
  • 【楼主】 作者:深圳丁力  发表时间:2005-02-06 12:00:32  做记号
  •   谢谢。但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做。要不然您上故乡往,那上面已经有有些介绍,您自己下载好不好?天涯没有办法贴图片。要不然您给一个电子信箱,我发送过去。
  • 【楼主】 作者:深圳丁力  发表时间:2005-02-06 12:01:32  做记号
  •   王棵:“革命军人王棵棵的一段真实经历”你没有看?初四能来深圳吗?四大美女在召唤。
共7页 1234567下一页
  易读助手
作者:深圳丁力
首发:2005-02-03 22:48:00
更新:2005-09-22 21:51:01
点击:0
回复:0

  帖子列表



请认准本站域名:tianya66.com,凡不是此域名的天涯易读网均非本站。    投诉、删帖请点击进入
Copyright@2009-2010 TianYa66.com(天涯易读网) 黑ICP备10005164号-9客服支持QQ:283241084
    
执行时间:1.069789